• 最近更新
  • 公共服务

带你解密 学院多媒体工作室那些不为人知的动人故事

      在学院综合实训楼401室里,聚集了一批晒得黝黑却活力旺盛的孩子们,他们精通摄影知识,深谙拍摄技巧,熟操后期制作,执念于多媒体制作行业,用镜头图帧码刻青春岁月。

      工作室成立于2014年,由丁磊老师领衔,专业骨干教师加盟,面向全院吸纳兴趣学生,全程免费辅导,参与真实市场化项目,高效锻造出了一支业务技术能力出众的数字媒体制作团队。

      经常有人说,这些小伙子天天背着大包小包,拿着三脚架往外跑,玩的真潮。他们拍的照片好像就跟我们拍的不一样,短片真是他们做的吗?看年龄都是一帮孩子啊!做后期在他们那是不是真的跟玩似的?应该也很辛苦吧? 那里的老师到底厉害不厉害啊? 今天陆迎老师就带大家去解密多媒体工作室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。 

    故事一:梦中还在琢磨控场拍摄调度
  
      暑假,一个清晨,多媒体工作室里走出几个拿着洗漱用品的学生,睡眼朦胧,朝水房走去。不用奇怪,昨晚为了出片,又错过了回寝室的时间。值得爆料一下的是:17级高技工班的巩天乐前些天说梦话:看镜头!笑一点,注意别驼背,侧机位注意配合…,着实把睡在一旁的兄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 工作室所有成员一聊到这个话题,立刻炸了锅,然后才知道自己身上也发生过相同的事情。若干年后回想起来:当年在工作室的地板上,曾经说过的梦话,一起奋斗过的日子,还是很美滋滋的。
 




    故事二:玩手机会被鄙视的自习课

      8:00,学生陆续来到工作室里,坐在自己的电脑前,翻开笔记本。有的学生带上了耳机, PR、AE、AU、PS、LR等专业软件,全神操练,偶尔交流,没有老师在,没人玩手机。 工作室装监控了吗?居然自习课没人玩手机。没有监控,在这里,玩手机会被鄙视的。放假了不回家在学校玩,那还不如回家玩个痛快。

    故事三:学生和老师一样的日程安排表

      根据日程表安排,今天上午九点半街采拍摄。 老师早上没来工作室,提前去外拍地,协商拍摄事宜。 7:50工作室负责该任务的同学认真复查昨晚准备的设备,8:30出发,9点到场。他们说,老师强调,提前到场是必备的职业素养,今日室外温度35度,晴,适合拍摄,到场观察环境,分析光线,选定机位。刚才还是嘻嘻哈哈的孩子们立刻呈现出了职业人员的状态,有着与年龄不相仿的成熟。

      我们不禁要问,没有老师带着,他们行吗? 以前老师带着我们做,现在我们都熟悉了外拍流程,制订计划、沟通甲方、选配设备、岗位分工、规划路线、现场应急,都没问题的。在这里,老师不会包办到底,每个人都必须独挡一面。
  
      当问及跟真实客户打交道害不害怕? 他们说,一开始肯定害怕,完全没概念,第一次承担任务的时候,发现自己根本不会讲话,更不知道客户想法,就知道埋头干活,然后没明白客户要求,越干越坏。最后老师出面给我们示范才知道,专业技术重要,职业能力也同样重要。我们现在无论专业技能还是职业技能都还有很多不足,以前认识不到,现在能感觉到了。 




    故事四:用定时外卖提醒午休时间

      12:03,外拍的老师和学生还没回来,外卖打来电话,留在工作室的学生陆续离开。这并不是老师规定的下课时间,老师没做具体要求,暑假没有下课铃,我们一般定的外卖时间都是12点,有时会稍晚点12点半左右。 他们总能把自己的事件用到极致,用他们自己的话说,“感觉自己现在好像在还债,以前浪费时间太多了,啥都不会,现在想给补回来,所以都还比较主动吧。”

    故事五:外拍就像吃黑巧克力,很苦却喜欢!

     下午2:10,外拍学生回来,疲惫中带着兴奋,工作室其他学生都围过来。“ 外面太晒了,显得你牙更白了!” “最后那个镜头,后面的背景有点乱了,为啥不虚化。” “今天街采那个小哥哥太搞笑了,效果非常好。” 外拍回来,他们一路上嬉笑打闹,仿佛在释放工作时的紧张。

     外拍要准备的工作很多。 每次外拍前要开会出脚本,制定拍摄计划。外拍结束,老师还要做拍摄小结,强调安全,讨论拍摄期间遇到的各种情况,布置后期工作。然后我们各就各位,整理素材,分工完成后期制作,出片。

      外拍很辛苦。夏天晒死,冬天冻死,刮风下雨,有一把伞也要先给设备打着,还要现场解决很多问题。最困难的应该是与人沟通和现场调度吧,大多数人都有镜头恐惧,在镜头面前非常不自然,刚开始他们不自然,我们也跟着紧张,拍出来的东西能把老师气死,后来老师教我们怎么逗客人,跟客人聊天,甚至用引诱拍摄法,假装没开机,特有意思,所以还是挺喜欢外拍的,能练手,也能碰到各种情况。 有时外拍的时候遇到有很多人围观,说实话,有时我觉得自己还挺了不起! 




   故事六:做后期要能经得起折磨,耐得住寂寞。

      工作室里,每个人都在忙碌,一部片子的后期制作需要很多的技术力量支持:音乐、剪辑、调色、特效、动画……资源共享、思维碰撞,如果不是深谙其道,你一定会觉得太沉闷了,可他们却乐在其中,在每一秒甚至每一帧的画面里力求完美。 用他们的话说,后期制作是一个不停讨好甲方爸爸的过程。

      比如摄影,一个2小时的活动,原片拍摄大约在240张左右,我们的照片都是RAW格式(专业化原生格式),一张都3、40M大小,后期要经过筛选、分类、二次构图、调光、调色、修整,渲染,照片里有人物的还要磨皮、美白….反正基本3-5分钟才能出一张成品,40张成品就是近3个小时不停的工作,好多甲方这边活动结束立刻就找你要照片,在他们眼里后期就是个从相机里拷贝照片的过程,解释还听不懂,简直让我吐血。7斤多重的稳定器加相机,单手一次就是2个小时,晚上回来吃饭都用勺子的!

      在多次的拍摄实践中,他们渐渐明白,干摄影这行不仅需要耐受力,提高服务意识,还要了解客户心理,做好与客户的沟通,并能用自己的专业能力引导说服客户采用自己的意见。用技能谋生创业本就是痛苦并快乐的事情,既要有梦想,又要脚踏实地。 




    故事七:劳逸结合激发创造力

     下午6:00,运动时间,有的起早,有时电脑前坐久了,就不愿意动了,身体很重要,不运动不行。 老师经常带着学生一起踢踢球,跑跑步,身体是发展的本钱。 周末没事了,就看看电影与娱乐节目、玩玩游戏。在老师看来,预防学生沉迷游戏就像大禹治水一样,宜疏不宜堵。要求他们规定的时间做规定的事,学要学好,活要干好,玩要玩好,严格管控,目的是让他们学会自控,养成做事有度的习惯。工作室从没出现学习工作时间玩手机玩游戏的情况,都很自律。 




   故事八:不一样的上课方式

      晚上8:00,授课时间。授课内容就是今天的外拍素材,有学生坐着,有的站着,记笔记,以授课老师为中心围炉式教学,讨论,发表不同意见,老师示范,间或有学生动手演练。授课人或是本校教师或是请来的业界高手,最近来上课的这位业界高手就是我院14级多媒体高技工毕业的王潘,现任安徽小城故事影视传媒公司后期剪辑部总监。

      你们上课看起来挺随意。不在乎形式,晚上的两个多小时是绝对的干货时间。王潘学姐的课都是她总结的后期技能和方法,不学就是傻子。 别看你站在最外面,老师身上到处长着眼睛!随时问你,脑子一刻也不能跑神。晚上不好好学,第二天就摸瞎了。 




    故事九:居然会睡不着

      晚上10:40,核对第二天工作,老师催促学生回去睡觉,还有学生在电脑前不愿离开。 累了一天了,不困吗? 睡不着!你们这个年纪,应该挨枕头就着了的!手里的思路没做完,明天早上就断片了,非常难受。或者有时候出了个漂亮的片,客户表扬几句,快活的睡不着!有时候看自己做过的东西,感觉还怪厉害的,自恋一下有点兴奋!哈哈哈,还有好多好多原因啦! 

      师生朝夕相处那么久,感情自然很深,可总有一天学生会出师,离开工作室,老师的心情很复杂,真的舍不得,也还是想要他们飞得更高,从这出来的学生有不少已经成了公司里的骨干,拿的薪水让我们老师都望尘莫及,想想还是挺高兴的!求仁得仁吧!

      从摄影摄像、后期制作到活动策划、人际沟通,没有哪一样是朝夕可得的,多媒体工作室的老师们用信念与热忱,坚定与坚持,引领学生一步一步朝着理想前进。 
 
      蚌埠论坛、蚌埠范、凤凰网等各大本地自媒体相继约片;
      四十周年校庆,大型宣传片得到业内一致好评;
      文明风采大赛、技能大赛,屡获殊荣;
      全省观摩课等各类大型活动,全程跟拍、独立制作;
      关注社会,教师节公益广告收获口碑;
      最美地名评选,用优质短片礼赞家乡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每个成绩的背后,都凝结着工作室成员的集体智慧与汗水!这个暑假,又有11名学生选择留在工作室继续学习,参与拍摄及后期制作技术强化训练,把兴趣爱好上升为专业技能,玩出新世界!

      期待他们能出更多精彩的作品,加油吧!少年!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撰文/陆迎  摄影/多媒体工作室